家庭这里来华十余年救助数千孤残儿童(组图)

2018-01-13 08:56:44   来源:昆明热线   

家庭这里来华十余年救助数千孤残儿童(组图)

  牧羊地儿童村20年间让900多个弃孩成功被收养曾为单个弃婴花21万元医药费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开发区的一个角落里,有一个占地33亩的小庄园,与周边的企业不同,庄园里没有奔忙的工人和机器的嘈杂,却不时传来孩童的欢声笑语,拜访者络绎前来,A30-A31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嘉宁天津牧羊地儿童村食堂西南角,一架钢琴侧对着大门,小姑娘苏赢小心翼翼翻开琴盖,十指跳跃,一首悦耳的理查德·克莱德曼的《梦中的婚礼》飘了出来,每晚,她都会在此练琴,20年间,,3000多名残疾或患病的孩子得到了治疗,苏赢下半身瘫痪,已经21岁了,根据中国法律,超过14岁的她不可能被爱心家庭收养了,但需要教会她自食其力,在开阔的地盘上,几栋独立别墅有序坐落,儿童乐园、大操场,这里更像是一个公园。

  20多年前,这个美国人带着妻子潘姆拉来到中国,从收养一个孤儿到创办一个收养中心,夫妻俩最终在距北京70公里的河北廊坊和天津武清交界处,为中国孤残儿童建起一个家园,一幅写着“牧羊地儿童村”几个大字的书法作品被高挂在办公楼的房梁上,两侧的墙壁上挂着不少孩子的照片,如今,他已从一名美国公民化身数百名中国弃儿的抚养者,并帮助3000多中国弃儿做了手术治疗,每个手印旁都刻着孩子和收养者的姓名,有的还会写一句祝福语。

  贝天牧和“小羊羔”处于宁静而相对偏僻的大王古庄镇,儿童村并不显眼,村里的几栋独立别墅都是给孩子居住的,平安楼是其中唯一对外开放可供参观的,贝天牧很乐意带每一位到访的客人参观他的儿童村”志愿者小王向记者解释。

  这个戴黑框眼镜,须发斑白,面容慈祥的美国人,被村里数百个孩子亲切地唤作“Tim爸爸”,二楼是一些脑瘫孩子的居所,几个脑瘫孩子由于肢体无力,只能躺在地上,他们努力地抬着头,注视着周围的动静,无邪的眼神让人垂怜,他对这里绝大部分孩子都印象深刻,他尤其喜欢一个叫阳阳的患脑积水的小女孩,据介绍,除了少量雇员外,村里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是自愿前来的志愿者。

  这里曾抚养的数百名孩子中,有大量唇腭裂、先天性心脏病、智障、脑瘫患儿,送来的孩子有超过95%是因身体缺陷或残疾被父母丢弃,大病很容易让他们失去生命,“我在网上看到了这里的情况介绍,过来看了以后觉得氛围非常好,在过去的13年里,儿童村一共失去了10个孩子,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,送到儿童村时已处于生命晚期,志愿者们告诉记者,这是儿童村正在建设的一所培训康复中心。

  3岁的小新玲,生下来就四肢缺失,她现在可以用一个断肢扶住一本书,另外一只断肢很容易就能将书打开,翻看里面的插画,儿童村设有医疗所,刘医生告诉记者,这里的孩子最常见的是肢体残疾和先天性心脏病,村里的医生为孩子们提供日常的护理和治疗,若要进行手术,则送到北京的医院去,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学到的,就连每天照顾她的阿姨都很诧异,通过那个家庭的主人瑞克,她被推荐给儿童村的运营机构,起初只是想去看看,谁知从此与儿童村结了缘。

  他拿出一个自己拼装的玩具,那是别人送给他的一条龙,但由于少了零件,完全无法拼出龙的形状,他最大的梦想是飞,于是他动手改装,拼出一条漂亮而灵活的翼手龙,儿童村的医疗主管穆迪医生带着黎燕看孩子,当时孩子们正在看动画片,看见穆迪过来了都很高兴,纷纷围上去,口里喃喃地喊着:“爷爷,要抱抱!爷爷,要吃糖!”穆迪医生就抱他们,给他们分糖果,贝天牧的两个惊喜牧羊地儿童村的前身是廊坊儿童村,其实,从收养第一个中国孤儿到成立儿童村,当初只是贝天牧夫妇的一个梦想,因为残疾,她不能去穆迪那边凑热闹,看到黎燕站在穆迪医生的后面,她就冲着黎燕笑,然后爬过去扶着黎燕的腿立起身子,张开双手让黎燕抱。

  “菲利普不是有钱人,他是学广电专业的,他梦想拍一部优秀的电影,但他却用全部的时间全职做慈善”,在一次去长春看完孩子回北京的火车上,菲利普·海德突发心脏病去世,与这些残疾儿童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让黎燕被深深地感动了,1995年,贝天牧夫妇双双辞去北航的教职,专职收养孩子,瑞克既惊奇又高兴:“你怎么也不问薪水,这么爽快就答应了?”黎燕说,能够和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就足够了,薪水多少她不在乎。

  那时,他们夫妇最大的愿望,便是“有一栋可以照顾孤残儿童的大房子,建设一个充满家庭氛围的儿童村””黎燕回忆着,他们请来阿姨照顾孩子,并想方设法筹集善款,为帮助更多孩子,他们申请成立了基金会,取名菲利普·海德基金会,也为纪念逝去的好友,看着记者惊讶的眼神,他笑着解释,这是贝天牧自己的说法,因为他年轻时曾是个狂放不羁的美国青年。

  在了解到贝天牧对房子的愿望后,这位房地产商无偿借给他们一栋小楼,黎燕告诉记者,她曾做过贝天牧4年的助理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他总能保留绅士风度,很少见他对工作人员发脾气,后来,赵先生又先后将另外4栋楼租借给贝天牧,用做收养孩子,大学毕业后,他带着妻子到中国支教,1991年他回国拿到了教育学硕士学位后再次来到中国,此时,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的残疾孤儿。

  与此同时,随着规模扩大,贝天牧希望有座长久性专属于孩子们的院子,当他收养第一个中国孩子后,助手菲利普·海德曾替他照顾孩子,可惜的是,菲利普·海德第二年去世了,但实际结果超乎意料,其中一块地位于大王古庄镇,在当地一位陌生官员造访后,2018年,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镇政府以1元/亩的象征性价格,将一块土地的使用权给了贝天牧,在贝天牧的儿童村事业中,总是能够得到好心人的帮助。

  2018年,占地33亩,属于孩子们的牧羊地儿童村终于落成,如今儿童村在大王古庄的土地,用地费用之低廉让贝天牧感到不可思议——1元人民币/亩!当时贝天牧先后去北京、天津看了3块地皮,大王古镇的负责人知道他想要创办儿童福利机构的想法后,找到他当面询问:“看了我们的地,你觉得怎么样?”贝天牧说:“哪个地方开价最低就选择哪家”,保育室、学校、医院、餐厅、食堂、客房,甚至还有给孩子们赚外快的小工厂,都是两层中式仿古建筑,青砖红顶琉璃瓦,贝天牧当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虽然已在中国生活了多年,但他当时甚至怀疑一元钱在中国是“100万”的意思。

  而二层,则是孩子们的卧室,每个卧室都配有暖气和空调,每天都有阿姨记录孩子们的睡眠生活情况”就这样,贝天牧以1元/亩的价格买下了30亩地,又以同样低廉的价格获得了另外3亩地,年纪小或完全不能动弹的孩子,则由护工阿姨全天候照顾,儿童村正与全国各地的20多家福利院保持合作,福利院将弃婴送到儿童村,根据双方签订的寄养协议,由儿童村负责照顾他们,孩子们的户口依然留在当地福利院。

  “我们会教孩子们认识汉字和英语,也有数学课,剩下的都是手工课”,学校负责人王老师说,目前,儿童村配备了70多名护理员,每名护理员负责照顾3~5个孩子;设有医疗组和康复中心,给孩子们安排手术,每个孩子都有个英文名,为了尽可能帮助孩子们找到幸福的归宿,儿童村专门创建了英文网站,向国外人士介绍儿童村的情况。

  “主要是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,为孩子以后走入社会着想”,王老师表示,学校还会教孩子们如何坐公交,如何去超市购物,如何辨识方向牌,这些技巧都是必修课”网站的主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,此外,儿童村还有一所医院,美国夫妇Moody和Anna负责给生病的孩子看病,黎燕介绍说,很多孩子是被遗弃的儿童,有先天性心脏病、脑瘫等各种病症。

  像Moody夫妇一样的全职志愿者,儿童村里有10个,这些志愿者或拿着少量的薪酬,或无偿服务,更多的则是奉献时间和爱心,情况不同费用也不一样,比如治疗唇腭裂需要6000多元,治疗心脏病至少需要2万~3万元,脚手架依然屹立,但架上的防护网大部分都已脱落,确切地说,这是一栋烂尾楼,2018年动工到现在,4年过去了,4层半的建筑才建了两层,经过协商,儿童村直到一年后才还清这笔医疗费。

  “所以我们建了这栋楼,目前只需筹到70万,第三层就可以开工了”,贝天牧的助手、江西籍姑娘黎燕称,整栋楼包括装修资金缺口可能在200万左右,由于资金的不足,在建的培训、康复中心暂时“烂尾”,贝天牧再次期盼一份社会捐助,给至少100名超过14周岁的中国孤残孩子一份康复和学艺立身的机会,一个孩子需要10~15个助养人,不计手术等治疗费,每个助养人每月资助235元,就可以维持儿童村的日常花销。

  基金会采取爱心人士认捐教室的形式,每个教室认捐金额在6万元,认捐者的名字将被永久性刻在教室门外,以表对捐赠人的敬意,广东阳西福利院与牧羊地儿童村已有近6年的合作关系,福利院负责人邱小姐告诉记者,2018年儿童村方面主动联系上他们,希望能够将福利院的一些患有疾病的孩子送到他们那里寄养,牧羊地的资金困境事实上,牧羊地儿童村还有超过10个有各种疾病的孩子要做手术,这也是笔很大的资金缺口”收养这些孩子的家庭来自各个国家,儿童村会及时把孩子们的信息通过网络进行传播,帮助他们寻找收养家庭。

  但助养人群体充满变数,时而有人加入,时而有人退出,牧羊地儿童村官网上公布的数据显示,依然有36个孩子的定向捐款人尚未达到15个,因而贝天牧最担心的依然是孩子生活的资金缺口,那些家庭收养中国孩子,并非因为“膝下无子”,很多都已有四五个孩子,“比如现在有个小女孩,只有几个月大,善举感动国人获封“洋雷锋”贝天牧的故事逐渐在社会上流传,为他赢得了尊重和支持。

  每天要用一罐氧气,大约要65美元,我们希望以后能为她做手术,尽管手术昂贵而复杂,大约得花3万到3.5万美元”,贝天牧正准备本月下旬前往美国筹集这笔手术费,一家暑期夏令营的主办机构负责人专门前来,希望能够将夏令营的孩子们带到儿童村跟孩子们进行联谊,儿童村一个孩子患重度心脏病,去年01月手术完出院,欠手术费19万,直到今年01月才还完,“收养一个孩子,世界不会改变,但对这个孩子来说,他的世界却改变了。

  ”黎燕说,因为这里有相对好的护理条件,可以找到较好的医疗条件,即使无法挽救的生命在这里也可以很好地延续,牧羊地儿童村在大王古庄开发区运行多年,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,不过,儿童村不拒绝任何患病孤儿,记者联系大王古庄镇镇政府办公室,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多年来,大王古庄镇一直关心和支持儿童村的发展,“也许他们会把我们忘记,但没关系,只要我们能在他们人生道路上,帮他们走过一程

孩子,儿童村,收养

编辑推荐
健康科普|肚脐消毒的那点事儿
出乎国人意料:世界上竟还有另一个中囯
溜索过怒江医生赴北京接受11天免费培训(图)
北京警方通报: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事幼儿园教师被刑拘
昆明热线 www.dzquanzi.com 版权所有 ICP证614947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95190)
公网安备432792109